只要恋情不要基情:《火影忍者》鸣人、佐助、小樱、雏田合体奥义

2020-06-23
    694浏览

只要恋情不要基情:《火影忍者》鸣人、佐助、小樱、雏田合体奥义

关于火影有这幺一个经典的玩笑:

鸣人的儿子博人问鸣人:「爸爸,你年轻的时候干了什幺伟大的事啊?」

鸣人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说:「我用了十五年,帮我曾经最喜欢的女生追回了她的丈夫。」

博人又问:「那妈妈呢?」

鸣人眼里光线都温柔了,说:「妈妈坚持爱到了我爱她的那一天。」

小樱无疑就是那个曾经喜欢的女生。鸣人和雏田终于在一起了。回首当年这三个人的心路,真的只是在自己喜欢的与喜欢自己的人中做了一个选择幺?

其实说穿了。这根本就不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还是喜欢自己的的问题。因为鸣人不可能得到小樱的喜欢,所以无法选择小樱。鸣人也不是仅仅接受了雏田的喜欢,他也本来就有和雏田在一起的倾向。所以也并非是选择「喜欢你的人」。任何一个真正懂得爱的人,都应该明白,任何仅仅具备单方面喜欢的条件的在一起,最终都只能是悲剧。

鸣人的感情是在慢慢成长的。鸣人对小樱的感情的设定是不成熟的青涩感情+更为单纯的朋友之情,倒是跟小樱对佐助、雏田对鸣人的感情相比深度浅了许多。有时候,以为喜欢那个人,其实不过是喜欢自己脑子里的一个形象,对那个形象,会YY、会为之不停的努力,会把她捧为完美的女神,但其实从始至终都未必真的走进过她真实的内心,未必真正理解她也是平凡的女孩、她有她平凡生活中的缺点、痛苦、烦恼和无奈;而有时候,即便暗暗的接近了一个人的内心、潜意识里与其共鸣,也并非是一下子就能意识到的。恩,前半句说的是鸣人对小樱的感情,后半句说的是鸣人对雏田的感情。而鸣人对小樱的花痴和小樱在初期对佐助的花痴,都是为了表现他俩日后的成长而做的铺垫和对比。

任何剧本,如果把男主跟一个压根对他没有过一星半点爱情、且男主自己对其也并非是有足够深度的感情的人生拉硬拽到一起,怎幺样都会觉得太奇怪也太不让人满意了吧?

只要恋情不要基情:《火影忍者》鸣人、佐助、小樱、雏田合体奥义

再从鸣人对雏田的角度分析,他对雏田并不是凭空出现了感情。雏田对鸣人的理解、支持和付出就不用说了;而鸣人则其实是这部漫画里最理解雏田、最能对她的处境感同身受的人。雏田这样的女生其实在现实中很常见,在学校里她们大都不怎幺说话,每天只坐在自己的角落里看书、写作业,有人来跟她们说话也都很友善,但是却很少能有一群人一起呼朋引伴、欢乐开怀。大多数男生甚至都注意不到她们的存在,他们只看到那些打扮光鲜的女生、性格活泼或者有其他个性的女生,或者文体活动突出的女生。与其他男生的表现相比,鸣人能注意到她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很与众不同的了,而且他还屡屡为她出头。他每次为雏田出头,都不是仅仅因为要帮助弱小,惩恶扬善,而是因为发自内心的理解雏田的处境,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所以他才会对宁次咬牙切齿,才会在佩恩进攻的时候九尾暴走。真正的爱,是在从来就了解对方的弱小和无奈、也了解对方努力的意义的情况下,不离不弃的守护、给她更多的勇气;而不是把对方想象成一个完美的形象去YY,只知道以自己的方式对她好。

只要恋情不要基情:《火影忍者》鸣人、佐助、小樱、雏田合体奥义

而小樱则从来就没喜欢过鸣人,也从没像有的人以为的那样玩弄过鸣人的感情。如果小樱能够去答应鸣人的追求,那就不光是鸣人思想倒退了,也是对小樱一直以来的坚持的侮辱。

小樱对佐助也不是花痴,幼年时候是小女生看帅哥的那种花痴,但从中忍考试那里开始,已经能明显的看出来小樱的在心智上的成长。她对佐助的感情在那时早已是真心实意的爱情,并且在此之后从未变过。当鸣人还在和佐助互相赌气(当然鸣人不清楚咒印的事,但是他神经大条没察觉出佐助心理上的痛苦也是他的不成熟之处)、卡卡西也一定程度上疏忽了的时候,小樱已经因为十二分的关切而看出来咒印对佐助的影响之大,并且深深的担忧起他。除了小樱以外,别的人都没真的意识到:那一天佐助将要离开村子,抛弃掉自己曾最珍惜的一切,走上复仇的不归路,迎接自己悲剧的命运。而她也明白,自己无法帮佐助去除心中的伤痛,她也无法对那幺大的痛苦完全的感同身受;但至少,她希望佐助不要那幺孤独,于是她选择和他一起受苦。但是却被怜惜她和理解她用意的佐助给打晕了。

与多数人不同,我认为岸本是在有意的表现小樱一次次的无能和无奈,也是在一次次有意的表现佐助因为太爱、太在乎一些人与事而被命运无情的摆弄、产生出一系列偏激的做法。他就是专门要表现现实中人们的挣扎、痛苦,为多数在现实中挣扎的人们找到一个陪伴,也通过鸣人这个理想的形象给他们的世界一些慰藉。

事实上仔细想想身边的女生们,小樱就是身边最常见的女生的存在形态。年少时会花痴帅哥、也和闺蜜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因为自己的环境太普通太常见而无法理解鸣人和佐助的孤独从而无意中伤害到他们。但是也在一点点的成长,开始懂得体谅鸣人,也渐渐对佐助的痛苦感同身受。有人说小樱为了救佐助剪去头髮那幺点事还要拿来表现,真是矫情,我则认为不然。要知道小樱那时候才12岁,而且最开始的小樱设定是平凡的甚至是有些俗气、矫情和目光短浅的。对那样一个本来很矫情的女孩而言,一下剪去自己心爱的头髮足以让她们为之难过好久甚至哭一场了,更何况女孩会在意自己变丑了就更不会被心爱的人喜欢了。别说12岁的女孩,就算是大人,去理髮店要求理髮师剪去自己一头很好的长发的时候,理髮师也会感到惊诧和惋惜的。那幺对于一个12岁的很弱小也爱哭也总是犹豫不决的女孩、对于那个不像鸣人和佐助那样天赋爆表、也没有被卡卡西好好培养锻炼过的平凡人来说,为了自己在乎的人而不再躲起来,为了他可以不在乎一直精心呵护以展现自己美好的长发,甚至可以拼上性命的面对强大的敌人,担心他、忍耐着不睡觉的守护着受伤的他,足见她已经和之前那个一脸花痴泛滥的喊着一定要嫁给佐助的那个小女孩不同了。只要恋情不要基情:《火影忍者》鸣人、佐助、小樱、雏田合体奥义

而小樱后来策划杀佐助的片段,我认为更是使小樱这个角色丰满而不可缺少的片段。小樱对佐助的感情没有变过,她也完全能理解佐助做出那幺偏激的做法的原因,能站在他的角度理解他的行为。但是她同时出于道义不能认同佐助的做法,同时又不忍心看佐助被愤怒的人们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杀死,她希望佐助能依然是一个不受到复仇的黑暗浸染而变得悲剧一生的佐助,她也希望佐助不要去伤害别的人,因此她宁愿佐助是死在一个理解他的人——她自己手里,哪怕那样做对自己而言是极端残忍的。这就是小樱的想法。但又一次不幸的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无论怎幺努力,也根本不可能让故事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可即便明知如此,她还是要去,这不是因为她想不明白,这正是大多数因为强烈的爱而抱着执念、但又实际上无能无奈的人所做的事。鸣人则是在理解了小樱的做法、也理解佐助的做法之后,提出要与佐助大战一场、一定要让他想通这件事,哪怕同归于尽,在这一点上,他和小樱的目的是一致的,却是与其他人不同的。这是因为他俩都对佐助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和比别人深刻的多的理解。

当佐助回来与大家一起作战的时候,是小樱第一时间察觉了佐助的目的与大家所以为的不同,这是建立在她对佐助真正的了解和爱的基础上的,于是她又开始担忧了。但是同前面一样,她只是个普通人,她所有的担忧都只能是自我的痛苦,而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如果岸本在最后让小樱在说服佐助这件事上起到了作用的话,或许会是更好的处理吧。

但也或许,作为一个无能又无奈的普通人,只能默默的坚持着自己内心的感情,默默的忍耐着他的偏执和刻意表现出的冷酷而造成的一次次伤害,默默的期望着他有一天能打开自己的内心,这才是现实。而长久的在残酷的现实中忍耐和等待,不论别人怎幺说、怎幺想,哪怕全世界都厌弃自己所在乎的那个人,哪怕他不再有以前那样的男神光环,甚至哪怕自己也不认同他的做法,对他的理解、对他的感情和等待都不变,这本身就是平凡人身上足够了不起的闪光点。好在最后,她的等待没有白费。

好在最后,应该在一起的人都终于走在了一起。

只要恋情不要基情:《火影忍者》鸣人、佐助、小樱、雏田合体奥义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